古诗词里最深情的一个“梦”,句句出自肺腑,感人至深

古诗词里的意象有很多,诸如“月”、“水”、“风”、“梅”等等。而在诸多意象中,虚幻的“梦”可以说是较为独特的一种。或写梦中景,或忆梦中人,或借助梦寄托夙愿,就像辛弃疾在他的《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中说的“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一样。

同理,陆游的“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亦是如此。

本文向大家分享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便是一首与“梦”有关的经典词作。与其他“梦”诗、“梦”词不同的是,这首词的本质还是宋代文学家苏轼为悼念妻子王弗而写的一首悼亡词。

所以在词的情调上,苏轼的这首极为凄凉哀婉,也极其感人。下面我们便来具体看看苏轼的这首《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首先,词的上片,苏轼便以出自肺腑、感人至深的语言,抒写了他对亡妻的深情思念。“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即你我夫妻永别已经过了整整十年之久,这十年里我时常强忍着不去思念你,可终究是难以忘记。

虽然古诗词表达情感都讲究一个曲婉含蓄,但是苏轼这首词开篇的三句真情直语,却是让无数人都感动到落泪的啊。

紧接着的“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也就是说,因为你的孤坟远在千里之外,我如今是无处,也无人可以倾诉心中悲凉的啊。事实上,就算孤坟近在咫尺,苏轼也是无法话凄凉的,毕竟生死相隔,双方都是茫然无知了。

但从这两句中,我们可以了解到苏轼与王弗之前肯定是时常互吐心声。由此可见,苏轼与王弗的伉俪情深。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可是眼下纵使你我再次相逢,恐怕你也认不出我了,如今我早已经是灰尘满面、两鬓如霜。

这里个人形象的变化,除了表现出苏轼对亡妻的深切怀念外,其实也是苏轼当时的处境所迫。毕竟苏轼这十年里,因为反对王安石的新法,颇受压制,日子也不好过。

然后,我们再来看词的下片,也就是这首词记“梦”之处。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即昨夜在梦中,我又回到了故乡,见到了正在窗口打扮梳妆的你。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所以苏轼这里不难理解。不过一般梦中相聚,都是开心得多。

但苏轼与其妻子却是“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这就极其悲伤了。因为这时的梦,已经被代入了现实的感受,所以这里的无言,其实就是胜过了万语,也使得整首词的情调显得无限凄凉。最后三句“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料想每年让你柔肠寸断的地方,就是在那明月夜,矮松冈。

很显然,苏轼在词的结尾,没有再从自己的角度去表达情感,反而设想了妻子的痛苦,来寄托自己的深切思念之情。对于苏轼的这首《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相信大家都早已耳熟能详了。但每次看到这出自肺腑的语言,仍然都会被其中的情感而打动。

总的来说,如果要选择诗词里最为深情的一个“梦”,我想它就是苏轼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