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参谋长是上将,兵团政委何故授上将?凡是,她们曾收入和支出8级

解放战争时期全国的兵团中,有一个兵团比较特殊,这就是华北战场的第十九兵团。一般来说,兵团司令员和政委的军衔是一样的,例子比较多,第五兵团司令员杨勇和政委苏振华,第十兵团司令员叶飞和政委韦国清,第十五兵团司令员邓华和政委赖传珠,都是开国上将。

或者兵团司令员的军衔要高于兵团政委,比如第四兵团司令员陈赓是大将,政委宋任穷是上将,第十二兵团司令员萧劲光是大将,政委萧华是上将。

而第十九兵团司令员的军衔,却没有政委高。第十九兵团司令员杨得志,是开国上将,“三杨”之一,政委罗瑞卿却是十大将之一。很多读者朋友可能要说了,一个兵团,指挥打仗靠的是司令员,罗瑞卿这个政委的军衔为什么比杨得志这个司令员还高呢?从年龄上来说,罗瑞卿出生于1905年,杨得志出生于1911年,罗瑞卿比杨得志大了6岁,算是杨得志的老大哥。

从学历上来说,罗瑞卿毕业于黄埔军衔,而杨得志是个打铁汉,文化水平不高。罗瑞卿在红军中起步很高,参加红军的时候,因为人才出众,就是团级参谋长,杨得志是从一名普通的战士,一刀一枪干起来的。1930年,罗瑞卿担任红四军第十一师的师政委。

那时候的杨得志已经升任排长了,他是红十一师师部通信警卫排排长,同时兼任士兵委员会主席,是罗瑞卿名副其实的部下。一个是师政委,是一个排长,他们差了多少级?如果一步一个脚印升迁的话,杨得志需要提8级,才赶上罗瑞卿。杨得志和罗瑞卿在一个伙食吃饭。

有一次,部队攻占了吉安,缴获了不少物资,杨得志想召开一个士兵大会。这是红军的惯例,因为缴获比较多,召开士兵大会,用余下的钱买一些吃的东西,大家边吃边讨论形势,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庆功会。杨得志把自己的这个想法报告给了师政委罗瑞卿。

大会我肯定会参加的,你买吃的东西,我也赞同,但是报告我做不了,还是你来讲,你是士兵委员会主席嘛。领导能出席,就是对大会的重视。杨得志是一个细心的人,领导来了,肯定要喝水。

杨得志提前让人烧了两桶开水。那时候红军物资供应是比较紧张的,各人用各人喝水的茶缸,没有多余的。杨得志就对罗瑞卿的勤务员说,把罗政委的茶缸带上,要不然可没有喝水的家伙。

那天,罗瑞卿很高兴地来了,当仁不让地坐在C位,然后宣布开会,请士兵委员会主席杨得志作形势分析报告。大会开得很成功,两桶开水都快被喝完了,杨得志请示罗瑞卿,1931年,中央苏区第二次反“围剿”,罗瑞卿还是红十一师的师政委,杨得志又升了两级,已经是红十一师师部特务连的连长了。当然了,他和罗瑞卿还是差了好几级。

上级命令红十一师抢占观音崖,正面阻击国民党军。部队拿下观音崖后,把指挥部设在山顶下的一间破房子里。这房子大概是当地老表们看山歇脚用的,比较破旧,而且低矮。

罗政委是个高个子,他进出房子,都要低下头,非常不方便。杨得志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带着特务连砍了一些树木,临时搭了一个棚子,作为指挥部,这样,罗政委进出就不必低着头了。您看,杨得志是不是一个心细如发的人?战斗打响,罗瑞卿和师长离开棚子到外面指挥,突然敌人的一颗炮弹打中了棚子,棚子倒塌了,幸好,罗瑞卿和师长没有在棚子里。

罗瑞卿观察敌情,判断敌人要从左翼包围我们,防守左翼的是聂鹤亭的三十三团,师长表示同意,命令杨得志火速派人通知聂鹤亭,一定要挡住敌人!一定要守住阵地!

杨得志刚把人派出去,突然一排密集的子弹打过来,罗瑞卿倒下去了,杨得志赶紧冲上前去,发现子弹打中了罗瑞卿的脸,又从口腔飞出去,是一个贯通伤,罗瑞卿满脸是血,当时就不能说话了。杨得志正要去救罗瑞卿,师长却叫住了他,让他赶紧亲自带人去抢占敌人正攻打的一个山头。师长说,

杨得志顾不了罗瑞卿的伤,带着特务连冲了上去。

他最终拿下了山头,罗瑞卿则躺进了医院里。出院后的罗瑞卿升任红四军政委,可是他的伤还没有完全好,不宜在主力部队,就被调去当了红一军团保卫局长。杨得志则继续升迁,红军长征之初,他是红一团团长,长征胜利后,杨得志已经升任红一师副师长、红二师师长了。

他们再次一起搭档,就到了解放战争时期,1947年,晋察冀野战军组建,杨得志担任司令员,罗瑞卿是政委,参谋长是耿飚,这就是闻名天下的杨罗耿兵团。

罗政委是我的老上级,在红军时期,罗政委当师政委的时候,我还是一名班长、排长呢。现在要我当司令员,我们要在老政委的领导下,好好工作。

罗瑞卿则要求大家要听从杨司令员的指挥。当时的罗瑞卿还是晋察冀中央局副书记,晋察冀军区副政委,他的职务当然还是要比杨得志高,可是司令员是负责打仗的,他这个老资格的政委也要维护司令员杨得志的权威,一切为了胜利。

华北军区组建,下辖三个兵团,罗瑞卿是军区的政治部主任,同时兼任第二兵团政委,杨得志是第二兵团司令员,这就是第十九兵团的前身。

显然,罗瑞卿的职务还是在杨得志之上。第二兵团改称第十九兵团后,第十九兵团要参加西北战场决战,这时候的罗瑞卿接到了中央新的任命,进京组建公安部,担任新中国的首任公安部长。有一天晚上,夜已经很深了,罗瑞卿拿着一份材料来找杨得志,他是来交接工作的,新的兵团政委李志民还没有来,他把需要交接的材料送给杨得志。

这是中央决定的,没有办法,不过这次我们是在胜利中分手,应该高兴。观音崖那颗子弹要是再往上一点,或者再往下一点,恐怕我们就永别了。吉人只有天相。

你公安部长那个官可不好当啊。工作总要有人去做,你不做我做,我不做他做,好在离毛主席近,可以多请示多汇报。同甘共苦那么多年,临别了,他们都有点伤感,罗瑞卿说,新中国成立后,罗瑞卿授大将,杨得志授上将。

1959年,罗瑞卿担任总参谋长,任期6年,他是最后一位担任总参谋长的开国大将。1980年,杨得志担任总参谋长,任期7年,他是最后一位担任总参谋长的开国上将。杨得志当上总参谋长,比罗瑞卿晚了21年。

杨得志的革命资历比罗瑞卿相差太多,所以他是上将,而罗瑞卿是大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