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的但凡刺痛普遍家园:“有毒”的双亲比没有修养更恐惧

很多父母都不会承认自己有毒。那么,何为“有毒”父母?怎样才算是对孩子有毒,却又不自知呢?很简单,看看他们养育孩子的方式方法,以及孩子的成效,就知道有毒没毒,或者毒性深浅。很多妈妈都头疼,冬天叫孩子起床上学很困难。

不是赖床就是磨蹭,总之起床这关要闹腾整个冬天。起来之后,也不积极主动地准备刷牙、洗脸、吃饭,而是先呆两分钟,然后才两眼无神地去洗漱。相信很多妈妈们都会一边准备早饭、书包,一边叠声地叫孩子快点。

孩子磨蹭拖沓的习惯日复一日,爸妈却帮孩子把时间赶了又赶,精疲力竭不说,孩子还没意识到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的问题所在。毫无疑问,以上爸妈的做法,就是“有毒”的教育方式。但在大多数父母看来,这事儿太小了,简直不值一提,更扯不上教育方向不对。

有的孩子,在时间管理与自我驱动力上,早就比其他同龄人,先行了一步。早上6:45分,上小学的小男孩就自己起床了,只见他有条不紊又迅速地将衣服一一穿好,然后开始热早饭,洗漱完成后,正好吃早餐。吃完早餐收拾好书包,又环顾一眼室内有无遗漏,然后出门上学。

全程不过十来分钟,但小男孩从起床到吃早饭,再到出门上学,没见有父母在旁边催促、指点,更不用说将早饭端到桌上,牛奶面包递到嘴边。

从视频来看,应该是爸妈要上早班,所以就用这种家庭视频监控的方式,让孩子自己管理自己。从小男孩的熟练程度来看,这样的生活起居已成为习惯,不是一天两天了。

比起冬天爸妈一早将早饭热好,却拖都拖不动的小皇帝小懒虫来说,可是天壤之别。为什么别人家孩子能这么自律,爸妈不在身旁也能井井有条?为什么自己家孩子却懒散拖沓,生活习惯一团糟还需要父母从旁监督?区别就在于,他们用了不同的“环境教育方法”。

而无论是家庭富有还是家境贫寒的家庭,在教育子女上,只要从一开始就坚持树立规范,提出明确的“内省心智”目标,就可以让孩子的行为习惯,从心智、心态上得到改善和提升。

不做对孩子有毒的父母,不以有毒的方式教育孩子。想要避免自己中毒,就要多汲取前人的家庭教育经验。天下第一世家孔子世家,在教育子女上有十训:2.即使处于困境之中,父母依然应该对子女倾注所有的生活热情;3.越是励志成为伟大的人,越要持续不断地进行自我学习与醒悟;4.即使失败也不气馁,而应以顽强的挑战精神为子女树立榜样;5.经常带子女进行长途旅行,以考验和锻炼自己和子女的心智;

8.不直接干涉老师的教育,日常教授子女,需时刻监督和考察其学习效果;9.尊重孩子的优缺点,因为人性的弱点,有时反而会成就一代伟人;

10.培养孩子勤学好问、刻苦钻研的学习习惯以及思维习惯。

说起来,以上到底是否真为孔子世家家训不重要。

重要的是,为人父母,既需有一套自己从实践中来的经验和方法,也要站在巨人巨匠的肩膀上,以更高更为广博的判断标准,去衡量自己对孩子的教育是否得当。这样做,不仅能及时反省自己是否成为“有毒”父母,正在微乎其微的错误方式把孩子带偏,更可以开阔自己的眼界,在更广阔的层面上,看清楚孩子的优缺点,让教育方向和方法更清晰明确。

当一个家庭为子女建立起严谨而有序的家规,并严格执行其养成,那么,在这种良好氛围下耳濡目染的孩子,自然而然就会形成良好生活规律和环境认知。比如上述家庭录像的例子中,要上早班的父母给孩子设定好闹钟后,就让他进行自我管理,也可能只是简单的告诉他:如果不按时起床,上学就会迟到,迟到会受到老师和爸妈的惩罚。

当孩子明确知道了事情结果全由自己控制时,他会比父母在身边时更有主动性,更能够细腻地规划,只为达到简单的目的:上学不迟到。

久而久之,这种生活习惯就会改变大脑认知,让他明确意识到:时间管理 + 事项安排 = 结果的行为模式,是自己一手可控的,是能够产生良好效果的,从而增强自信心,自我管理能力也由此而来。家庭是人生的第一个课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在这里,家庭既是个体人生起点的地方,也是个人美好理想与梦想出发启程的地方。

因此,及早给孩子树立家规,比让他每天奔波于数个培训班成为学习机器,更能让他在学习之外,有精神意识上的成长与积淀;而如果一个家庭拥有良好的家风,那么在孩子的成长道路上,将更添丰富的内在体验,并壮大自己的精神世界。这种思维方式、个人风格、处世方法和态度上的习得,比天天刷题的教育效果,更为持久深远。古今中外历史上,就有几大家族延续数百年,而始终基业长青,世代繁盛。

秘密何在,就在于家规家风的传承、培养和规范。比如备受推崇的曾国藩家训,比如出过几代状元、朝廷重臣、国之栋梁的江浙钱姓名家族(著名的火箭专家钱学森,就是家族一员)。我们推崇的,并非老旧教育教条,而是从历史中借鉴名家伟人们,是如何既抓孩子学业、习惯的同时,也将孩子培养成为了国之栋梁、时代骄子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不做有毒的父母,理当从正自己开始,当人的内心清醒,认知纯粹,在孩子的教育上,就会直捣黄龙,取得佳绩。第一心理主笔团 | 一群喜欢仰望星空的年轻人参考资料:[1] Anthony, E. J. (1987). Risk, vulnerability, and resilience: An overview. The invulnerable child, 3-48.[2]Piaget, J. (1972). The psychology of the child. New York: Basic Books.。

相关文章